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德国 > >

统一与普鲁士式的政治现代化

发布时间:2016-10-31点击:

    统一与普鲁士式的政治现代化
 
    俾斯麦领导的“民族统一运动”,一方面摧毁了1815年以来存在于德意志联邦的全部旧有关系,另一方面又包藏着“霸权”和“拯救”的内核,因而在建造德国统一中既要保持现代化的势头,又要保留许多旧的残余。
 
    俾斯麦从50年代末60年代初以来就在考虑一种特殊的德意志型的立宪议会制度,既能保持普鲁士王朝和容克阶级的政治统治优势,又能在经济方面照顾资产阶级的利益,并使两个阶级利益相互融合,成为德意志帝国的统治基础。这种设想在1867年成立的北德意志联邦宪法中加以试行,在1871年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宪法中加以定型。
 
    1871年4月16日,俾斯麦亲自领导制定的帝国宪法,在新选出的德意志帝国议会上原样通过。这部宪法是北德意志联邦宪法加上作为增补部分的与南德诸侯签订的条约的混合,它不是1848年国民议会宪法精神的继续,而是一种特殊的普鲁士式的君主立宪精神的“开创”。这部宪法一直生效到1918年。进步党在1867年时还反对这一宪法,如今也投了赞成票,表示对国家统一的赞赏和支持。
 
    新帝国由22个邦和3个自由市组成,阿尔萨斯一洛林作为皇帝的直辖领地。最大的邦是普鲁士王国,占帝国全部面积的55%和人口的61%;最小的邦是罗伊斯(老系)侯爵领,人口仅6.2万,土地316平方公里。当时有人讽刺说,这是一个由一只大猛兽、半打狐狸和十几只耗子组成的联邦。新帝国形式上是作为一个联邦组织起来,参加帝国的各邦表面上并未失去各自的原有地位,但是统治权属于普鲁士控制的帝国政府,而不属于各邦。陆军、海军、外交事务、关税和银行立法、间接税、度量衡、货币、民法刑法、邮电以及后来的殖民地事务,都掌握在帝国政府手中,尽管帝国并没有自己的行政机构。保留在各邦手中的则是包括警察、部分司法、直接税、宗教和教育在内的全部邦内行政事务。由于普鲁士在宪法结构中的特殊地位,德意志帝国也算不上一个真正的联邦国家。宪法的一些基本问题,例如是联邦制还是中央集权制、普鲁士的奇特地位、内阁责任问题、扩大民主权利问题等,在俾斯麦执政期间全都显得“模糊不清”,因为宪法的制订主要是为了适用于普鲁士,特别适用于俾斯麦和威廉一世的统治,以及他们之间的互相关系。
 
    宪法规定德意志帝国的首脑为“德意志皇帝”,由普鲁士国王担任,由他的家族世袭。皇帝代表帝国,有权宣战、媾和、结盟、接受和委派大使。
 
    皇帝任命宰相和其他行政官员,也可以免除他们的职务。皇帝为陆海军最高统帅。皇帝被赋予召集两个立法机构联邦议会和帝国议会开会或宣布解散的权力,法律由皇帝签署并颁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