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法国 > >

法国的第二共和国是如何建立的

发布时间:2016-10-21点击:

    正当起义群众忙于在巴士底广场焚烧王座或冲进波旁宫驱散立法议会时,由诗人拉马丁打头的一批资产阶级共和派的头面人物手持三色旗来到了市政厅。他们在这里最终拟定了临时政府成员的名单,并在当晚宣告了临时政府的成立。临时政府由11名成员组成。这些人多为资产阶级的代表,以工人代表身份入阁的只有著名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路易·勃朗和机械工人阿尔伯。显然,1848年2月革命的胜利果实已成为资产阶级的囊中之物。革命的法国是实行君主立宪制还是共和制?这是一个牵动着当时每一个人的每一根神经的问题。尽管临时政府成员大多主张立即实行共和,但也有若干成员却无意于此。就在他们围绕着是否立即宣布成立共和国的问题展开争论时,对在1830年7月革命时的受骗上当记忆犹新的广大起义群众却忍耐不住了。2月25日,由老资格的革命家拉斯帕伊医生率领的一个工人代表团来到市政厅,要求立即宣布成立共和国。拉斯帕伊还高声宣布,如果这一要求在两小时之内不能实现的话,他就要带领20万人前来“质问”。此时,起义群众手中的武器尚未放下,起义时筑起的街垒也还未拆除,这就使得临时政府面对拉斯帕伊提出的要求只能做出两种选择:要么是立即宣布成立共和国,要么是自己被立即推翻。不出人们所料,临时政府选择了前者。
 
    随着临时政府被迫宣布建立共和国,法国历史上的第二个共和国(史称法兰西第二共和国)诞生了。共和国的建立使全国人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人们大种“自由树”,把它视为幸福降临的征兆。就连神父也在教堂中为¨自由树”祝福,为共和国祈祷。在巴黎,为了举行庆祝胜利的狂欢,五花八门的俱乐部应运而生。在一种难以想象的节日气氛中,陶醉在胜利喜悦中的人们在畅所欲言。福楼拜在其名作<情感教育>中曾详尽地描述了此期的巴黎。在他笔下,此期的巴黎俨然是一个巨大的海德公园。
 
    二月革命的最初日子被视为“人民的春天”。拉马丁对聚集在市政厅前的狂欢者表示:“我们将共同创作最美妙的诗篇。”这位蜚声诗坛的浪漫派诗人在临时政府中名为外交部长,实为政府的灵魂。因为他不仅有诗人的天赋,而且还具有超乎常人的政治手腕。在他的推动下,作为集立法与行政大权于一身的当时唯一的国家权力机构,临时政府在短短的时间里就采取了许多重要举措:废除了政治犯的死刑;废除了殖民地的奴隶制;完全恢复了新闻自由,宣布了集会自由;所有的法国公民都可自愿参加国民自卫军;陆续改造地方政权,所有成年法国男子,只要在一个地方居住满6个月,就可成为选民。由此,法国选民立刻从原先的20多万人猛增至90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