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法国 > >

波拿巴是如何登上总统宝座的

发布时间:2016-10-21点击:

    如果说在二月革命后的最初几个月里,以工人为主体的劳动群众尚沉醉于温和共和派营造的宽大仁慈与普遍博爱的气氛之中,并对新政府将实现他们心目中的“社会的、民主的共和国”深信不疑,那么,此番资产阶级通过“合法”手段独占政权的事实,则无异于使劳动群众受到当头棒喝。又由于制宪议会和“执行委员会”迫不及待地限制人民群众举行公众集会、组建政治俱乐部的权利,使再次觉得受骗上当的人民群众除了诉诸街头行动,别无选择。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布朗基号召举行骚动的宣言在各平民区迅速流传。 5月15日,当制宪议会就是否支持波兰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展开讨论时,数以万计的劳动群众在巴士底广场举行了示威,要求政府立即支援起义的波兰人民。随后,示威者高呼着口号直奔波旁宫,其中不少人还冲进了议会大厅。当示威者冲进议会大厅时,正在开会的议会代表们吓得目瞪口呆。但示威者起初不仅并未难为他们,反而以脱帽的方式向这些“人民的代表”(此为这届议会代表的正式名称)表示了应有的敬意。在群众的欢呼声中,拉斯帕伊走上议会讲坛,代表示威者宣读了请愿书,要求议会立即通过决议,援助波兰人民。制宪议会的代表们答应考虑这个要求,但要示威者立即离开会议厅。下午4时,正当双方僵持不下之际,示威者听到外面响起了军队集合时的鼓声。显然,政府已准备动手镇压了。在这关键时刻,巴黎俱乐部联合会主席于贝尔突然登台大声宣布:
 
    “公民们!议会不想给人民以回答,我以人民的名义,以受议会代表欺骗了的人民的名义宣布解散制宪议会。”紧接着,又有人建议成立新的临时政府,在群众提出的临时政府成员名单中,有路易·勃朗、巴尔贝斯、阿尔贝、赖德律一洛兰、布朗基、拉斯帕伊等等,其中数人当时并不在场。很快地,示威者就簇拥着巴尔贝斯和阿尔贝等人向市政厅走去,在他们到达市政厅不久,拉马丁等人率领大批国民自卫军前来镇压,巴尔贝斯和阿尔贝没有发动群众对前来镇压的军队进行抵抗,结果双双被捕。不久,拉斯帕伊、布朗基等人也锒铛入狱,一大批俱乐部被查封。
 
    5月1 5日事件标志着社会主义者与资产阶级共和派的彻底决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