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法国 > >

法国第二帝国时代的文化贡献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6-10-24点击:

    第二帝国时代的文化
 
    如果说第一帝国在其他方面轰轰烈烈,但在文化方面乏善可陈的话,那么,第二帝国时代的文化却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纵观第二帝国时代的文学艺术,人们印象最深的首先是官方文艺与非官方文艺的分野。在官方文艺的营垒里,多为新古典主义和学院派的艺术家与作家,但也有一些人与浪漫主义或现实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人在政治上拥护第二帝国,并以自己的艺术才能和作品为帝国服务。应当承认,官方文艺营垒中的艺术家与作家并非均为庸常之辈,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曾创作出绝世佳作。如新古典主义大师让·安格尔分别在50、60年代创作了在世界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名画《泉》与《土耳其浴室》。又如著名音乐家雅克·奥芬巴赫为反映“帝国佳庆”的节日气氛,创作了一系列旋律欢快流畅、通俗易懂的轻歌剧,其中的《巴黎的生活》、《美丽的海伦娜》等名作至今仍让人赞叹不已。第二帝国时期官方文学的代表人物是奥克塔夫·弗耶。他因《一位穷青年的浪漫史》、《卡莫尔先生》等反映上层社会与伦理说教的文学作品而备受官方与上层社会的赏识。
 
    尽管官方文艺营垒的艺术家与作家受到官方的大力支持,如雕塑家可得到为拿破仑三世雕刻塑像之类的官方订货,画家的作品可在官方沙龙中优先展出,文学作品在出版时可得到资助等等,但就总体而言,他们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在艺术成就上均无法与非官方文艺营垒的同行比肩。
 
    在非官方文艺营垒中,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人物当推雨果。这位浪漫主义文学大师在185 1年底因发表宣言反对路易·波拿巴政变而被流放海外。亡命海外期间,他始终用笔同拿破仑三世的独裁政权进行斗争。
 
    如1852年出版了嘲骂拿破仑三世的小册子《小拿破仑》。翌年又出版了矛头直指拿破仑三世的政治讽刺诗集《惩罚集》。 1859年,当拿破仑三世大赦“政治犯”时,雨果以拒绝“大赦”表示了对拿破仑三世的蔑视。直到1870年第二帝国垮台后,他才结束长达19年的流亡生涯,凯旋般地回到祖国。值得一提的是,雨果在这一时期的文学创作已走上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道路。其名作《悲惨世界》(1862)、《海上劳工》(1866)、《笑面人》等就是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