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法国 > >

普法战争期间法国为什么会急于求和

发布时间:2016-10-27点击:

    临时政府基本上由共和派议员组成。此外它还包括奥尔良派分子、时任巴黎总督的特罗胥将军。为了借助特罗胥手中掌握的兵权来稳定巴黎局势,新政府中的共和派议员们原打算让特罗胥担任陆军部长,没想到后者利用共和派有求于他的心理,非要担任政府首脑不可,同时还要求获得军事全权,否则绝不参加政府。共和派议员们明知他是在要挟,但因自己手中没有军队也就只有满足这位奥尔良派将军提出的要求。因而,原定出任政府首脑的法夫尔心有不甘地让出了本已到手的大权。当天晚上,临时政府成员开会组织内阁。在新内阁中,原先不属临时政府成员的奥尔良派将军勒夫洛和福利桑分别担任了陆军部长和海军部长要职,而一些列入临时政府成员名单的人却未担任部长职务。
 
    次日凌晨,以特罗胥担任总理兼巴黎总督、法夫尔任副总理兼外长的新内阁同时发表了三大公告:《致巴黎居民书》、《致国民自卫军书》、《致法国人民书》。他们在公告中一再声称自己是“国防政府”。充满爱国热忱的巴黎人民虽然对由奥尔良派将军执掌内阁非常反感,但还是接受了这一所谓的“国防政府”,因为他们相信“国防政府”将领导法国人民抗击入侵者。但时隔不久,“国防政府”就让他们失望了。
 
    色当战役之后,普鲁士国王背弃了不对法国人民作战的诺言,继续挥师向法国腹地进军。更有甚者,他还派出两路大军,直扑巴黎。巴黎岌岌可危。当时,国防政府确实也曾采取过一些措施来加强巴黎的防卫。尽管如此,这一被巴黎人民委以救国使命的政府,尤其是其主要头目一开始就对抗战缺乏信心,并明显地流露出失败主义情绪。特罗胥在首次政府会议上宣称:“在目前的情况下,巴黎要想抵挡住普鲁士军队的围困,那简直是一种蠢举。当然……这可能是一种英勇的蠢举,但终究不过是蠢举而已。”皮卡尔也卢称:“为了荣誉我们必须防御,但是任何希望都是空。”
 
    于是,国防政府建立伊始就把主要精力用于乞求欧洲列强出面调停和争取在不割地的前提下与普方和谈。为此,它还特意委派梯也尔出访英、俄、奥、意四国,恳请这些国家出来干涉。然而,这些国家的君主决不会为了“共和国”而开罪普鲁士。因此,虽然梯也尔在所到之处皆受到隆重的接待,但最终却空手而返。与此同时,普鲁士方面在闻悉梯也尔正游说欧洲各国朝廷,争取请它们出面调停后,于9月11日断然宣布,不承认国防政府,同时还表示,其他国家的调停不会有成功的机会,普方此时之所以拒绝调停与和谈,主要是因为普军尚未完成对巴黎的包围,而只有围困住巴黎,让法国割地赔款才可望实现。
 
    9月18日,由于国防政府的消极抵抗而得以长驱直入的普军完成了对巴黎的包围。此时,自认为手中已有了迫使法国割地赔款的重要砝码的普方一改一星期前的态度,宣布愿意与法国政府举行和谈。第二天,法夫尔就亲赴普军设在巴黎附近弗里埃尔的大本营同俾斯麦进行谈判。由于俾斯麦提出的条件苛刻之极,法夫尔在9月20日垂头丧气地回到巴黎。也就是在这一天,早就对国防政府深感失望的巴黎人民在闻悉法夫尔前往普鲁士军营和俾斯麦进行了一番交易后怒不可遏,顷刻之间,全城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