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法国 > >

1894年法国发生的德雷福斯案件简介

发布时间:2016-11-03点击:

    德雷福斯案件
 
    一些犹太人为了尽快“真正地、完全地”融入居住国社会,加快了与主体民族同化的步伐。他们主动放弃犹太教,改宗基督教,他们努力地在语言、服装、外表、举止行为方面与居住国的人民一致,他们甚至在国家需要时加倍地出钱出力,以表示他们对国家的忠诚。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都无济于事。欧洲各国依然用一种怀疑和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他们仍被视为外来者。
 
    而且,此时这种对犹太人的怀疑和敌视已不限于那些未受过教育的社会下层,在知识界和中上层社会里也十分流行。
 
    这种主体民族拒绝接受犹太人对国家的忠诚,在1894年法国发生的德雷福斯案件中表现得最为充分。
 
    法国是当时西欧文明程度最高、最开明的国家,也是最早解放犹太人、犹太人获得自由最多的国家。但是,就在这个国家里仍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反犹运动。1894年,法国军队中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的犹太炮兵上尉军官被指控向德国驻法国武官提供情报,军事法庭以叛国罪为名判处他终身监禁。尽管德雷福斯已经走上了同化的道路,而且后来事实证明这个案件是一起冤案,并且在12年后正式予以平反。但当时德雷福斯案件却在法国社会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所关注并不是案件本身,而是因为被指控者是一名犹太人,是一名自称要通过同化融人法国社会的犹太人!绝大多数法国人的看法是:因为他是犹太人,所以他犯下叛国罪是必然的。
 
    一时间,反犹浪潮席卷全国,社会上到处都有人在高喊:“杀死犹太人!”“犹太人该死!”犹太人滚出去!”的口号。大批暴民围攻和谩骂犹太人,抢劫犹太人的商店;还有许多人上书政府,要求剥夺犹太人的政治权利,并把他们驱逐出法国去。许多原来主张同化的犹太人在这一事件中彻底失望了。因为在思想最开明、文明程度最高、最早解放犹太人的法国,人们对犹太人尚且有着如此深刻的仇恨,那么,在那些比法国落后的国家里,他们还能指望什么呢?
 
    确实,在德国和奥一匈帝国,在俄国“及在巴尔干的斯拉夫国家,民族主义者的反犹情绪比法国人更加强烈。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与他昔日的敌人天主教会联合在一起,把反犹作为强化德意志民族主义的手段。在他的鼓励下,德国出现了第一个以反对犹太人为纲领的政党,召开了第一次国际性的反犹大会,全德国出现了有组织的反犹暴力运动。1881年,一份有225,000人签名的请愿书被交给了俾斯麦,要求取消给予犹太人的政治权利。巴伐利亚议会中甚至有人提出用绞死或枪毙所有犹太小商贩的办法来解决犹太人问题。
 
    对于犹太人来说,现在同化已失去了意义,因为他们的罪恶已不再是因为他们信仰什么,也不再是因为他们表现如何,而是因为他们的出身,因为他们的血统。出身和血统是无法改变的。犹太人生而有罪,如果他企图通过改宗或同化来改变自己的出身,那么还要罪加一等,因为他那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玷污和毒害其他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