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

波兰16世纪反宗教改革的胜利

发布时间:2016-11-03点击:

    反宗教改革的胜利
 
    16世纪末,宗教改革运动发展到顶点,新建立的新教教堂将近1000所,其中一半属加尔文宗。经过半个世纪,到了17世纪中叶,新教教堂减少了一半,损失最大的是贵族的加尔文宗和阿里安宗,路德宗保持了原先的阵地。上述情况的变化,反映了宗教改革运动的失败和反宗教改革的胜利。
 
    波兰和欧洲宗教改革的浪潮,猛烈地冲击着罗马天主教对欧洲的统治。16世纪,封建制度还在欧洲占统治地位,资本主义关系还只在少数西欧国家形成。封建统治阶级需要天主教这个思想上和政治上的力量,来帮助它巩固对劳动人民的统治。天主教会要想恢复自己的统治地位,也必须对封建君主和贵族地主作出很多让步。为了同新教作斗争,天主教会还必须实行内部改革,加强内部的纪律。
 
    1545-1563年期间在德国南部边境城市特列登特召开的宗教会议,是反宗教改革的开端。特列登特宗教会议拒绝对新教的一切妥协政策,宣布所有新教徒为“异端”,重申教皇是宗教事务上的最高权威,确定保留过去的教理和仪式。特列登特宗教会议禁止一个主教兼任几个教区的职务。为了提高神职人员的宗教和文化知识水平,创办了专门训练牧师的神学校。此外,还建立了严格的书报审查制度,严禁一切“异端”出版物(如新的天文学著作)的传播。1564年,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二世在卢布林东南的帕尔切夫举行的议会上接受了特列登特宗教会议的决议。同年8月7日,国王颁布敕令,把一切外国的新教徒驱逐出境。
 
    罗马天主教会把反对宗教改革的责任交给新建立的耶稣教团(或称耶稣会)。耶稣会的创始人是西班牙贵族格罗提·罗耀拉。
 
    1540年,教皇批准了耶稣会章程。耶稣会会员积极地参加了特列登特宗教会议。耶稣会为了天主教的胜利不惜采取一切卑鄙手段,它的会员打入欧洲各个宫廷,充当宫廷牧师,为国王和王妃忏悔,在欧洲政治中起了重要作用。
 
    1564年,耶稣会在波兰建立第一个分支组织。次年,齐格蒙特二世把耶稣会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17世纪初,波兰已有16个耶稣会分支组织,拥有近400名会员。17世纪中叶,耶稣会组织达40个,会员近1000名。波兰耶稣会会员不只有贵族,而且也有市民。为了争取农民,耶稣会要求把农民服劳役的天数限制在每周3或4天,允许农民有离开农村的自由。耶稣会在波兰办了许多学校,在普及和提高民族文化方面起了积极作用。在齐格蒙特三世统治时期,反宗教改革运动取得了胜利。大批贵族退出加尔文宗和阿里安宗,重新加入天主教。
 
    罗马天主教会为了加强对波兰的控制,强迫东部地区的东正教徒接受罗马教廷的领导。齐格蒙特三世为了巩固自己在波兰的地位,支持罗马教皇的上述行动。1596年10月,在布列斯特举行的宗教会议上,实行了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合并。合并的原则是东正教会接受罗马教皇的领导,但保持原有的礼仪。天主教和东正教在布列斯特会议上的合并,引起了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居民的激烈反抗。波兰东部地区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因宗教矛盾的加深而更加尖锐。以哥萨克为核心的乌克兰农民起义此伏彼起,预示着大规模的革命风暴即将到来。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东正教最终分裂为两派:接受罗马教皇的称联合教派,反对合并的称分裂教派。两个教派都在基辅建立自己的总主教区,彼此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反宗教改革的胜利,没有给波兰带来宗教上的统一。17世纪初形成的宗教分裂一直保持到波兰亡国。绝大多数的波兰人和立陶宛人信仰天主教,波莫瑞、大波兰和西里西亚的城市居民信仰路德宗,而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居民则分别信仰东正教的两个派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