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

波兰劳役制庄园经济发展时期的城市、手工业发

发布时间:2016-11-03点击:

    劳役制庄园经济发展时期的城市、手工业和商业城市
 
    劳役制庄园经济的发展曾经引起城市和工商业的发展。这与16世纪(当时农奴制的压迫还比较温和)农业生产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16世纪末,波兰的人口为750万,而在14世纪中叶只有530万。城市的增长特别快。当时波兰有1000座城市。西里西亚和西波莫瑞有250座城市。16世纪末,波兰境内1万居民以上的城市有8个。格但斯克是全国最大的城市,有4万人,首都克拉科夫有28000人,波兹南和华沙各有2万人,埃尔布拉格、托伦、比得哥煦、卢布林均有1万以上的居民。此外,弗罗茨瓦夫、格沃古夫、里加、哥尼斯堡、利沃夫、维尔诺的居民都在1万人以上。有3000居民的中等城市有100个。城市居民占全国人口的23%,其中将近一半仍从事农业生产。这是波兰经济落后的反映。其中一些城市完全是大封建主的私人城市。卢布林东南的扎莫什奇建于1580年,有居民3000多人,是统领和宰相杨·扎莫伊斯基的私人城市。
 
    这时期波兰城市的社会结构大致相同。以托伦为例,城市贵族占8%,享有城市权利的平民占20%强,没有城市权利的贫民占50%。控制市政会议的城市贵族把大部分税收负担转嫁给平民,引起了他们的激烈反抗。在克拉科夫(1585)和利沃夫(1577)等城市都曾掀起了城市管理的民主化运动。行会内部的阶级斗争也很激烈,帮工为了获得工匠的称号,不得不与雇主的限制进行斗争。
 
    行会禁止自己的成员在市集上出售产品,妨害了生产的发展。城市的阶级斗争往往与农村的阶级斗争交织在一起。在1631年新塔尔克农民反对米·科莫罗夫斯基的起义中,市政会议帮助这个臭名昭著的大封建主镇压农民起义,而城市贫民则积极参加了这次起义。
 
    到了17世纪中叶,随着农奴制压迫的加强,城市逐渐显露出衰退的迹象。由于农民的贫困化,他们同市场的联系逐渐削弱。
 
    呢绒、酒类等大宗商品找不到销路。以农民为主要销售对象的中小城市因而渐趋衰落。这种现象在东部地区表现得特别明显。像卢布林这样的较大城市,也未能避免衰退的命运,从1620年以后就开始呈现出萧条的景象。
 
    只有格但斯克、托伦、埃尔布拉格等维斯瓦河下游的重要城市获得继续发展。这些城市在全国议会和地方议会都有自己的代表。格但斯克在全国城市中占有特殊地位。它因位于维斯瓦河通过波罗的海的出海口而控制着全国的对外贸易,拥有巨大的商业资本。它有自己的军队、警察,甚至执行独立的外交政策,经常与王权发生冲突,像大贵族的大地产一样,俨如独立王国。德维纳河下游的里加也起着同格但斯克类似的作用。
 
    手工业从15世纪后半期到17世纪初,波兰的工业生产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工业的发展不只表现在生产规模上,而且也表现在产品的质量和品种上。手工业者和行会的数量在增加,出现了一些新的产品,如锦缎、精制山羊皮等。17世纪中叶,托伦有53个行会,克拉科夫有60个行会。克拉科夫的工匠有700人。
 
    来自西里西亚的手工业者,发展了大波兰的呢绒生产。格但斯克是全国最大的手工业城市,呢绒工业、木材工业、皮革工业和食品工业都很发达,工匠达3000人。行业的分工更细了:制靴业和马具业同皮革业相分离,发酵业同酿酒业相分离。手工业产品满足了农民、市民和贵族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