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

19世纪欧洲反犹主义的新形式

发布时间:2016-11-03点击:

    反犹主义的新形式
 
    西欧各国在经历了一段短暂的“解放犹太人”的浪潮之后,到19世纪后期,反犹活动又再次回升。与过去不同的是,此时的反犹主义以一种新的形式表现了出来,这就是种族主义。
 
    在19世纪中,原来四分五裂的德国、意大利等国家通过战争、兼并以及谈判实现了统一,以地域、文化、语言、种族为基础的民族主义思想也在随之在欧洲兴起。为了增加国家的凝聚力,各国的统治者也大力支持和强化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宣传本民族优于其他民族。例如,德国人就鼓吹日耳曼民族比其他非日耳曼民族优秀,法国人则认为他们比德国人、意大利人、英国人都好,而意大利人却称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种族”都远比其他民族古老,因而也优于其他民族。
 
    但是,生活在各地的犹太人却被排斥在各国的民族主义运动之外。尽管他们说他们愿意效忠于居住国家的国王或皇帝,也想真心诚意地做他们所在国家的好公民,但由于他们信仰不同的宗教,有着不同的外表、不同的语言和不同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生活在不同国家的犹太人之间仍保持着许多密切的传统联系。这样,他们就被狂热的民族主义者看作是“外来者”,是“世界主义者”而非民族主义者。许多人都认为犹太人没有祖国的观念,他们对所在国家的忠诚是值得怀疑的。因此,有不少人相信,在各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斗争中,犹太人都很可能是出卖本国利益、里通外国的人。
 
    种族主义者称,欧洲的大多数民族都属于褐色皮肤和蓝眼睛的“雅利安人”,而犹太人(还有阿拉伯人)则属于身材较矮小、黑头发黑眼睛的“闪米特人”。从人种学的标准来看,雅利安人远比闪米特人和其他人种要优秀。一些种族主义者还声称,在欧洲的各民族中,日耳曼人是最纯正的雅利安人种。德国的著名音乐家理夏德·瓦格纳是一个极端的种族反犹主义者,早在1869年他就提出警告说,犹太人的渗透正在使日耳曼民族退化。还有一个名叫豪斯敦·斯图尔特·张伯伦的英国种族主义者1898年在其著作《十九世纪的基础》中声称,犹太人是一个没有生存价值的种族,它的任务只是破坏日耳曼民族的纯洁和“繁殖一群假希伯来人混血儿,即一个在体质、精神和道德上无疑都发生了蜕化的民族”。
 
    种族反犹主义分子说,由于犹太人是一个劣等民族,他们同化于欧洲民族实际上比不同化还要可怕,因为同化就意味着他们的种族、血液就融人进了欧洲民族之中,从而也就玷污了纯洁的雅利安人种,使优秀的雅利安人种发生退化。根据这一逻辑,一些极端的种族主义者便提出了“生存战争”的口号。他们称反对犹太人是一种生物性和种族性的生存竞赛(而不是宗教的、或政治、经济的),这种生存竞赛需要采用极端的、毫不留情的手段。为了不让犹太人混杂和玷污纯洁的雅利安种族,最好的办法是把他们统统驱逐之,甚至实行从肉体上彻底把他们消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