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中国 > 秦朝 > >

赵姬与嫪毐的淫乱史 赵姬的男宠揭秘

发布时间:2016-10-12点击:

  古代皇帝三宫六院,妃嫔众多。不少少年妃嫔寂寞难耐,行苟且之事,秽乱宫闱,秦之赵姬、晋之贾后、清之慈禧最为典型。正可谓:深宫清怨知几许,一夜春梦百世羞。
 
  赵姬本是一名普通的歌舞伎,后来一跃成为母仪天下的太后。她生性淫荡,各种风流韵事和丑闻伴随她一生。
 
赵姬嫪毐艳史
 
  歌舞迷子楚:
 
  秦昭襄王驰骋沙场五十多年后,年事已高,开始考虑王位的继承人,但太子柱整日沉迷于酒色,太子妃华阳夫人也始终没有儿子。太子柱众多的姬妾中,夏姬最受歧视,她的儿子子楚自然也不得宠,被昭襄王送到赵国作人质。在赵国,子楚遇到了韩国大商人吕不韦。吕不韦正欲投机政治,于是花重金到秦都为子楚四处活动,并游说华阳夫人立子楚为王位继承人。吕不韦有一名歌舞伎赵姬,二人时常纵情淫乐,不久赵姬有了身孕。吕不韦设计诱使子楚娶了赵姬,不久生下一子,子楚不知真相,甚为欢喜,取名赢政,这便是后来的秦始皇。
 
  公元前250年,昭襄王去世,太子柱即位,是为秦孝文王。华阳夫人成为王后,子楚被立为太子。孝文王派人将子楚夫人赵姬和赢政迎回国内。不到一年,孝文王病逝,子楚即位,赵姬一跃成为王后,儿子赢政被立为太子,吕不韦成为相国。
 
  与吕不韦重温旧情:
 
  嬴政即位后,尊赵姬为太后。吕不韦依旧为相国,他被尊称为“仲父”,并总揽全国政务。此时的天下已非秦的天下,而是吕氏父子和赵姬的天下,但嬴政却毫不知情。
 
  赵姬虽然爱自己的儿子,但盛年寡居,她更眷恋当年与之云欢雨合的情人吕不韦。深宫长夜寂寞,于是赵姬时常召见相国吕不韦,他们当然不是商讨国家大事,而是倾诉别情,共行云雨之欢。从前的赵姬不过是地位低贱的歌舞伎,是吕不韦的玩物,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但今天不同了,赵姬已是母仪天下的太后。而吕不韦此时对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也难以割舍。但他们的欢爱不能光明正大,这种偷情的滋味让二人又怕又想。而渐渐长大的嬴政为人阴毒残忍,吕不韦担心事情败露,于是开始谋划如何挣脱太后的怀抱。
 
  嫪毐让太后欣喜若狂:
 
  赵姬是一个性欲极强的女人,这一点吕不韦十分清楚。于是他四处寻访,找到一个名叫嫪毐的人。此人有出众的“本事”,吕不韦见识后十分满意,于是大张旗鼓地宴请京师好友。酒过三巡,吕不韦让嫪毐脱去衣服,将一个沉重的桐木轮套在他勃起的阳物上,膠毒挂着木轮,轻松自如地绕庭三周,众人无不叹服。此事很快传到太后耳中,太后心痒难忍,让吕不韦把嫪毐弄进宫中。这正中吕不韦下怀,他设计将姆毒假判宫刑,又以太监的身份把嫪毐送进深宫。寂寞多日的太后早已按捺不住,立即行淫乐之事,快活得死去活来。从此,太后与膠毒不分昼夜地忘情淫乐,而吕不韦却顺利地退身事外。
 
赵姬嫪毐艳史
 
  为情夫忘了儿子:
 
  赵太后与蹦日夜行淫,不久就有了身孕。太后竟想生下这个孩子,于是对赢政说,她请人算了一卦,卦象指示应该把宫室搬到别处,才能避免灾祸。赢政不明真相,答应了太后,太后于是和嫪毐搬到了雍城,二人公然住在了一起,俨然是一对夫妻。此后,太后生下了两个儿子,为了能长久地在一起欢爱,他们决定若事情败露,就起兵造反,杀了秦王,夺取天下,并让两个私生子做继承人。
 
  后来,太后将穋毒封为长信侯,并赐给他封地,嫪毐事实上成了雍城的国君,他的权势日益扩大,门客舍人达千人。在太后的骄纵下,缪毒得意忘形,终于招来杀身之祸。
 
  秦始皇九年,繆毒有一次与朝臣饮酒,醉后将自己与太后的种种隐私都说了出来。秦王赢政得知后大怒,立即派人查明真相。繆毒此时抢先发动兵变,激战一番后终被镇压。
 
  赢政将缪毒五马分尸,诛灭九族,将两个私生子装入囊中杀死。太后被赶出皇宫,搬到城外的賨阳宫居住,断绝母子关系,永不相见,并下令有谁敢因太后之事进谏,一律杀死,砍掉四肢示众。
 
  孤独终老:
 
  秦王赢政处置了赵太后之后,朝臣们都觉得太过严厉,因为太后毕竟是赢政的母亲。但秦王有禁令在先,劝谏者先后有二十七人被处死,并被悬尸示众。此时,茅焦来到宫外求见赢政,嬴政让侍从对茅焦说:“宫墙外的二十七具尸体你没看到吗?这二十七人都是替太后说情的,你难道还想送死?”茅焦从容地答道:“天上有二十八星宿,现在是二十七人,我正好凑足二十八个;如若怕死,我就不来了!”赢政于是吩咐准备油锅,将油烧开。茅焦跟着侍从进到宫中,面对一脸阴冷的赢政,他不慌不忙地阐述治国的道理,并将赢政与夏桀、商纣作比较,诱导赢政接受他的劝谏。最终赢政被说服,并封茅焦为上卿。一场杀戮就此化解。
 
  随后,嬴政命令准备车马,亲自驾车前往幽禁赵太后的责阳宫,将母亲迎回。母子相见,抱头痛哭。赵氏依旧做太后,搬回咸阳甘泉宫居住,从此又过上了舒适的生活。
 
  此后,赵太后在甘泉宫又生活了十年,这十年里,她锦衣玉食,却空落寂寞,从前荒淫无度的生活已成为回忆,这十年对赵太后而言,可以说是三千多个孤寂难熬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