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中国 > 清朝 > >

鲜为人知的越南战争 刘永福竟端了法国总理的饭

发布时间:2016-10-19点击:

 

 

    一、北丽之战:

 

    在北圻,法军以为与中国的和约已经缔结,只要等到中国军队撤回之时,便去接收谅山、高平和老街等城。根据福禄诺中校在天津签订的和约,大约到五月十五日左右中国驻扎在谅山、七溪和高平的军队就要撤回。因此,至五月底,统将眉胪便派迪热纳(Dugenne)中校率领1000军队,前去收复这些城市。闰五月初一日,法军进到北丽屯。当法军渡商江的时候,中国军队射击法军,使三个人受伤。过了一会儿,中国军队派人带信来说:中国军队已经知道有和约,但尚未接到撤军归国的命令,请暂缓六日以待北京的命令。

 

    中校不答应。午后,中校派人带信给中国军队:再过一个小时,若中国军队不撤退,法军就要前进。接着中校便传令进兵,前进了一个小时左右,埋伏在道路两旁的中国军队开枪射击。法国军队布阵交战直至天黑。次日晨,法军见中国军队将要四面包围,便退到商江北岸,以待从河内开来的援军。这一仗,法军28人阵亡,46人受伤,还有伕役死者不知多少。

 

    统将眉胪得到法军在北丽战败的消息,连忙派尼格里少将率领两大队步兵、两队炮兵和一支工兵,走府谅商道经过该普村(Lang Kep),前去接应迪热纳中校。当与中校的军队会合后,眉胪统将便召尼格里少将返回河内,以听候命令,并等待从法国派来的军队。

 

 

    二、攻福州和围台湾:

 

    法国政府接到北圻开战的消息,连忙电令孤拔海军中将率领舰队前去泊于福建省会福州附近,并命令法国驻北京公使巴德诺向中国索取北圻战争的25000万军费赔款。两国政府不断磋商,至六月廿九日,法国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赔偿8000万法郎军费,限十年付清。到甲申年(1884年)七月初三日,海军中将孤拔接到了发起进攻福州的命令。

 

    中将下令各军舰轰击各炮台和摧毁福州的兵工厂,并攻击停泊于闽江中的中国军舰。他轰击福州之后,率领军舰前去围攻台湾岛。法国海军包围台湾和封锁其各海口,直到乙酉年(1885年)六月,与中国签订和约后才停止。

 

 

    三、炷屯和该普屯之战:

 

    当法国海军在海上进攻的时候,广东、广西的中国军队开到北圻越来越多,而法国的援军久不见来,至七月中旬,统将眉胪便告病归国,将指挥权留交波里也少将。

 

    不久,波里也少将迎到了从法国开来的6000名军队,其时军队总数近2万人,少将将其分为四路前去进攻中国和越南军队:塞维埃(Serviere)少校率领一路军队前去东潮地区;多尼埃(Donnier)中校率一路军队,沿陆南江前去攻打炷屯和潭屯;德佛依(De-foy)中校率一路军队前去商江地区;米比埃勒(Mibielle)少校和尼格里少将则扎大营于谅山。八月二十日,法军进军攻打炷屯,保乐屯和该普屯。中国军队抵抗了一天,而双方的交战以在该普屯打得最激烈。中国军队死者达2000人;法军方面,尼格里少将的脚受了伤,27人阵亡,109人负伤。中国军队死了许多人,被迫放弃该普屯、保乐屯和炷屯而撤退了。

 

    在东北面,中国官军已经撤退,波里也少将便派迪舍纳(Duchesne)上校率领700军队前去攻打驻扎在宣光地区的刘永福黑旗军,并且又派贝尔热(Berger)中校领兵前去镇守。

 

 

    四、安泊之战:

 

    中国军队虽然在炷屯和该普屯战败,但仍驻扎在谅山和广安境内。至十一月中旬,中国军队又回驻于安州附近,尼格里少将率领步兵和炮兵沿陆南江左岸行进,前去攻打抱山的中国军队。这一仗中国军队死者逾600人,法军19人丧命,并有65人受伤。

 

    五、占领谅山城:

 

    1885年初,即甲申年十一月间,波里也少将被提升为中将,并迎到了从法国派来的1000余名援军。到了旧历腊月,中将召募了近7000民夫来运输器械,并率领7500名军队,分作两路前去攻打谅山。第一路由尼格里少将指挥;第二路则由吉奥瓦内尼勒(Giovanninelle)上校指挥。

 

    从该普到谅山的道路是山中小路,而且到处都有中国军队驻扎,因此法军才采用从炷屯包抄之计,以攻占巡昧屯。尼格里少将先到该普屯,虚张进兵声势,然后潜回炷屯,领兵过云隘,占领铜山屯即克屯,再去夺取巡昧。中国军队正守在北丽地区,见法军已切断归路,连忙撤军。尼格里少将领兵涌至谅山,于旧历腊月二十九日中午,占领了该城。法军从腊月二十五日打到二十九日,有40人阵亡,222人负伤。

 

    占领了谅山城,法军休息数日,又进兵攻打同登。中国军队分别向两个方向逃跑:一路逃向七溪;另一路逃到南关隘回中国。到乙酉年(1885年)正月初八日,尼格里少将到达南关隘,下令毁关隘,然后返回守谅山。

 

 

    六、宣光城被围:

 

    当法军前去攻打谅山方面的时候,驻扎在红河和泸江地区的中国军队与黑旗军,又开回来攻打宣光。当时驻在城中的法军共约600余人,归多米内(Domine)少校指挥。从甲申年(1884年)十月初,刘永福的黑旗军已开回驻扎在安平府和端雄府附近。到十一月,中国军队守住了全部险要之地,以阻挡驻扎在中游的法军前来支援,然后刘永福领兵前去攻打宣光城,一直打到腊月十五日,才包围了该城。黑旗军用尽一切办法破城,而城中的法军也竭尽全力抵抗。

 

    此时法军已占领了谅山城,波里也中将连忙留下尼格里少将守城,至大年初二带领军队走炷屯道回河内,然后立即前去救宣光。乙酉年正月十三日,进至端雄,渡过斋江。法军与中国军队从此时交战到十六日,才解了宣光城之围。这一仗双方损失都很大,但中国军队敌不过法军,被迫仓皇解围,撤退到山区。

 

 

    七、谅山城失陷:

 

    宣光城刚刚解围,在谅山战事又起。中国军队虽曾战败被迫放弃谅山城,但广西提督冯子材仍扎大营于龙州,行将前来重新攻占谅山。乙酉年(1885年)二月初六日,中国军队前来攻打同登,尼格里少将领兵救援,并意欲打到龙州。法军在两天的战斗中,死者近200人。至初八日,少将撤兵回谅山,还把负伤的人送到炷屯。当时驻扎在谅山的法军有35000人。

 

    十三日,中国军队前来攻打奇驴(Ky-lua),尼格里少将受了重伤,不得不把军权交给埃班热(Herbinger)中校,以与敌军对抗。

 

    但是,当时中国军队开来的太多,中校被迫放弃谅山城撤回巡昧,然后回至炷屯和该普屯。

 

    波里也中将接到在谅山战败的消息,连忙电告法国政府请求援兵前来救援,并立即乘船前往炷屯,进行防御。中国军队占领谅山后,分兵把守各险要之地,不敢远追。而在红河地区,黑旗军和越南旧臣各官的军队,又回来攻破接近兴化和临洮的地区。

 

 

    八、天津和约:

 

    法国收到波里也拍回关于法军被迫放弃谅山城的电讯,人心整个骚动了起来。茹费理(Jules Ferry)总理被迫辞职。法国政府见战局不利,便决定与中国签订停战条约。然后一面命令法国驻北京使臣巴德诺与中国政府缔结和约;另一方面派军队前去接应北圻,并任命罗塞尔·德·可尔西(Roussel de Courcy)中将为军民事务统督,瓦尔涅(Warnel)中将为参谋总长,与雅蒙(Jamont)少将和巴耽(Prudhomme)少将共同率领两个师团前往北圻。

 

    清朝政府见战争不利,便同意缔结和约,并立即派官员到河内传令中国军队撤退归国。乙酉年(1885年)即光绪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巴德诺和李鸿章签署了和约,其大略称:中国承认法国对越南国的保护,并恢复和平通商如故;法国则归还其海军在海上已占据的地方,同意不再索取战争赔款。就在两国官员在天津缔结此和约的那天,海军中将孤拔染病死于台湾岛附近。法国海军也根据条约而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