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邪马台国和日本国家形成的特征

发布时间:2016-10-23点击:

    邪马台国和只本国家形成的特征
 
    随着族长对氏人的权力、权威的增长和各氏族,各部族集团之间的统治和从属关系的发展及这两者间的相互影响,加深和扩大了统治者,剥削者的少数人和被统治者,被剥削者的多数人之间的阶级分化与对立。而且开始把族长们用以统治氏族成员和被征服集团的权力机构组成国家。
 
    北九州在公元一世纪中叶,已如前述《汉书》所记载的倭奴百余国那样形成了许多的部落国家。
 
    其中强大的“倭奴”的“国乇”已经具有向遥远的后汉王朝首都洛阳派出使臣的力量,接受了后汉皇帝交给的刻有“汉委奴国王”字样的金印(这金印于江户时代,在现在的福冈县志贺岛发见)。这时园乇的希望大概是想借助于臣属强大的中国皇帝,取得对自己权力的保障,而使自己的权力更加强大吧。这些“国王”们出于扩张自己统治地盘的强烈要求,相互之间不断发生战争。在公元二世纪,发展到如中国史书所记“倭国大乱”那样的地步。经过这次战乱,到三世纪的前半叶,演变为中国史书《魏志》中记载的有名的邪马台国。
 
    据《魏志倭人传》所记,邪马台国是统治二十八个倭国的人国,起先由男王统治,经过几年战乱之后,统治者协商,推举名叫卑弥呼的妇女为王。女王系独身,不抛头露面,常用“鬼道”
 
    来收笼人心。政务由其弟管理。女王死后,又要拥立男王,国内又陷于大乱。统治者们于是又进行商议,立卑弥呼的继承人,十三岁的姑娘老与为王,内乱才平息下来。可见邪马台国是由各部族长组成的联合政权,还没有确立男子世袭王权的制度,王位经常是由部族长协商决定的。在部族长们进行激烈争斗的时候,象卑弥呼以宗教的权威成为国家的统一者,这比起政治的军事的实力就更为有效。卑弥呼和老与恐怕是出于组成这个国家各部族中的、担任司祭者的直系氏族本族的。女王可能既有司祭者的权威,同时还有母系氏族制时代母祖的权威。
 
    但是,象母系氏族制社会那样,仪仅依靠母祖、司祭者的权威,已经不能稳定这个社会。因为这种社会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民主平等的社会,而是由叫作王和“大人”  (贵族)的人们对“下户”(平民)和奴隶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阶级社会了。为了进行剥削和统治,就必须建立和使用维护二王权的军队和惩办反抗者的机构,就必须建立为维持这些非生产机构而设立的征税机关和市场的监督官等国家权力机构。因此,女王卑弥呼就必须任用其弟掌握权力机关,充当摄政。
 
    公元239年,女王卑弥呼也向当时占有朝鲜的中国王朝——魏国的首都洛阳派遣使臣,并向魏皇帝贡献奴隶和斑布(带有斑纹的麻布)。皇帝赐给了“亲魏倭王”的称号和金印以及各种丝绸、黄金、大刀、铜镜等物。而当邪马台国与狗奴国(在今何处不明)交战时,邪马台国得到了魏国的政治援助。利用中国大帝国的势力保证白己的王权,以加强其对周围各族长的权势,这种思想在以后的倭王的统治中也有反映。这是日本国家形成过程的重要特点之一。
 
    邪马台国究竟在日本什么地方?是北九州,还是近畿的大和?自古以来,就不断地有争论。
 
    我认为大和说最能合理地说明一吐纪到四世纪日本列岛社会的国家形成的历史。即使认为邪马台国曾在北九州,但到三世纪中叶,大和地方已经成立了邪马台国那样的部族联合国家,这是无可置疑的。这一政权,从三世纪后半叶起,到四世纪的前半期,不仅统治了北九州,而且其势力已达到关东地方。在八世纪初的文献《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里面,记有倭健命(日本武尊)西征北九州的熊袭、东讨关东的虾夷的说法,这恐怕是用个人的英雄行为来说明大和政权发展过程的。到三世纪末叶,大和及共附近已经有了宏大的古坟,这说明当地的王——族长们的权威和权力是强大的。
 
    大和政权征服各地氏族、部族时,曾把这些氏族、部族部分成员当做奴隶而带回大和。但一般是不破坏被征服的集团,使旧有的氏族组织原封不动,形成一个由该族长和征服者用血缘关系结成的一种制度,以统治他们,从他们身上征收贡物,并令其成员参加必要的劳役,或充当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