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日本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的执政历史简介

发布时间:2016-10-27点击:

    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的执政
 
    苏我马子和圣德太子执政达三十年。在这期间,他们进一步扩人了朝廷在东国等地的屯田,而他们也不忘记扩充他们自己的田庄。在经营方面,把上述白猪屯田那种方式更加发展了。同时,近畿的国造等人也开始带有地方行政官员的性质。在朝廷的组织里也出现了把以财政机构为中心的、旧的伴造部民制改组为官衙的长官和在那里从事劳动的群众这种形式的趋势。
 
    苏我马子与圣德太子就是这样地改组和加强了权力的物质基础,创立了官僚制的机构。他们提倡佛教,制订官位十二品,颁布宪法十七条和编纂《天皇记》及《国记》等历史书,就是在着于创立以天皇为至上的中央集权国家的理念。
 
    提倡佛教的政治意义是:一方面为了用这种超越“氏”的新信仰来统一贵族的思想,一方面使中央和地方的氏姓贵族和群众对朝廷的威力产生强烈的印象。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的朝廷,耗用大量的国家经费,建筑了远较当时口本建筑文化水平为高的四天工寺、法兴寺、法隆寺等结构复杂、极为壮丽宏大的大型寺院,从朝鲜招用了大批僧侣,佛画、佛像以及建筑寺院的专家。由于这些人的指导,也出现了出身于渡来人的日本佛教美术家。现藏于法隆寺的释迦三尊的铜像,它的作者名叫鞍作鸟,就是巾国渡来人的子孙。
 
    这样,日本才创造出了高度的造型艺术,并产生了象样子的学术。圣德太子还东自向高丽僧侣学习佛经,后来他甚至能向天皇进行讲解。
 
    尽管提倡佛教,但并不是否定做为天皇以及氏姓贵族祖先的各种神的信仰,朝廷对于这种信仰也曾加以强调。而且这种佛教并不干涉群众的信仰,朝廷所建的寺院——官寺,只有天皇和朝廷的贵族去参拜,群众是不允许到寺院昕经拜佛的。由于仍处在连皇宫都是用木板房顶或茅草房顶这种粗陋的房屋、群众都是蹲踞在连地板都没有的土穴的时代,所以群众单单眺望一下出乎自己想象之外的大建筑,或者参加这种建筑劳动,便会对于建造这些建筑物的统治者的权势和祭祀在这里的新的“神灵”感到诚惶诚恐了。
 
    官制品位也不同于过去的姓和氏的结合,而是授予个人。看来,这是为了建立不带有血缘模拟的官僚性质的贵族秩序所做的努力。但这还不是代替“姓”,而是与姓并存的。有名的十七条宪法,第一条说:  “和为贵”,是告诚王族以及各氏姓贵族不要争权夺势,实际上不过是使之承认现在的执政者——圣德太子和苏我氏等人的地位而已。第三条的“承诏必谨”和第十二条的“国非二君,民无两主,率土兆民,以王为主”等条所指的就更明显了。
 
    此外,  《天皂记》和《国记》对于“臣、连、伴造、国造,百八十部以及公民的本纪”等历史的编纂,恐怕是记载天皇家世、各氏姓贵族的谱系以及简单的年代。六世纪,天皇以及各氏姓贵族的谱系,以天皇家的祖神——天照大神为中心、在天皇下面做官的各氏姓贵族的祖神进行活动的传说故事,也似乎开始出现,所以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曾企图把这些改编为对于各氏姓贵族、特别是对苏我氏有利的传说,以借此从历史上和宗教上来神化当时的天皇和各氏姓贵族的统治势力。
 
    到了这个时代,丌始努力同中国王朝建立对等的国交。公元600年,朝廷为了恢复在(朝鲜)任那的势力,派出征伐新罗的大军。这种征伐好象一时可以取得成功,但终于失败了。他们为了弥补这种军事力量的不足,便谋求和中国的王朝开展平等的国交,从而使新罗尊敬日本。于是在公元607年派小野妹子前往中国隋朝。据中国的《隋书》说,小野妹子在携带的国书中记有:“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敬问无恙!”
 
    第二年,隋朝向日本派出了答礼使节,小野妹子伴同他们一起回国。该使节回国之际,小野妹子又一次伴随他们前往中国。这次国书开头使用了“东天皇敬白西皇帝”的文句。在文献上称大王为天皇,似乎以此为最早。随着这两次遣隋使,有大批的僧侣和学生到中国留学。共中有的象高向汉人玄理和南渊汉人请安那样在后来的大化革新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的人物。
 
    和隋朝的使节往来,并不象日本想象的那样,是实现平等国交,隋朝送给日本的国书仍把日本看做朝贡的属国。因此,日本虽未能实现用这种国交来提高自己对新罗威望的目的,但和倭国五王曾以同样企图接近南朝宋国相比,这种国交却表现了日本朝廷独立自主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