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日本大化革新时期社会不稳的加剧和大化的政变

发布时间:2016-10-27点击:

    社会不稳的加剧和大化的政变
 
    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的政治,虽然存在着新国家形态的因素,但他们驱使人民从事营造大的寺院和无益的战争,却倾尽了国力。所以在六世纪末以崇佛和排佛为背景,进行了政争,因而社会不安,生产荒废,人民贫困,反抗就愈益激烈起来了。圣德太子本人虽也见到路边饿死的人,但他只是以佛教的心情感到悲哀而已。圣德太子在晚年对政治失掉兴趣,更加沉迷于佛教。他曾对妃子表示;  “人世(现实世界)是虚无的。只有佛陀才是真实的。”他死于公元622年。四年之后,苏我马子也死去了。
 
    苏我马子死去的公元626年,从春到秋,阴雨连绵,发生了大灾荒、大饥馑,老年人口衔草根倒于路旁,婴儿含着母亲的奶头一同死去,强盗偷窃,到处发生。社会几乎已经丧失恢复生产的力量。公元644年,出现了蛊惑民心的人散布说:到东国富士河畔礼拜名叫“万世虫”的虫子就可获得财富和长寿。人们相信这种说法,抢先敬奉财物,祭祀该神虫,酗酒歌舞,引起大混乱。社会矛盾加深,人民生活无着落,就容易发生这种情况。部民利用逃亡等形式进行反抗也频繁起来了。
 
    这种生产荒废和社会不安的根本原因,在于从五世纪以来天皇和贵族利用屯仓,用庄、部民制等统治人民的体制本身。天皇、皇族和贵族在这种体制下不仪互相争着扩大和增加他们的领地和部民,而且他们把掠夺来的财富又都用于征伐外国和营建寺院;不顾生产,只求加强掠夺,这就堆免出现这种局面。社会的不安和人民的怨声载道,必然促使统治势力内部的对立更加尖锐。
 
    而且继承苏我马子的苏我虾夷以及其子入鹿更加图谋扩张领地,甚至冒充天皇,征用天皇以及贵族的部民。而反对苏我氏的各种势力则集中到中大兄皇子(公元614-671年)和中岜镰子(后来的藤原镰足,公元614-669年)的周围,策划推翻苏我氏。
 
    这种对立,不能用过去那样宫廷势力之争(宫廷政变)予以结束,这是因为它的根源具有整个社会体制危机的缘故。在推翻苏我氏的时候,如果不废除旧有的天皇、皇族和贵族们占有部民的制度,那就不容易掌握民心,而乩占有部民的人们如果争夺不止,整个统治阶级就要同归十尽。但是,废除这种制度,建立什么样的体制呢?高向玄理和南渊请安等人在这方面的构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在中国亲自看到唐朝灭了隋朝,制定律令,用法令和官僚制度统治大帝国,也看到了新罗仿效唐朝而统一了朝鲜,因此,他们认为只有把“法制完备的人唐国”做为新国家的模范,而且官僚制度电罢,或把人民编为户籍,进行地区性统治也罢,这种新体制的萌芽在口本也已部分地出现了。
 
    公元645年6月发生政变。中大兄皇子等人在大极殿(朝廷的议事厅)杀死苏我入鹿。苏我虾夷烧了自己的官邸,同时焚烧了《天皇记》和<国记》等书,本人也焚身自尽。中大兄等立即迫使苏我氏所拥立的皇极天皇退位(天皇退位的开端),拥立了孝德天皇,中大兄成了皇太子(后来的天智天皇),中臣镰子当上了新设的同左大臣、右大臣相等的内臣,两个人掌握了全权。后来又仿效中国的专制君主制,开始制定年号为大化元年。年号一词正式称为元号,规定午号称为建元。  “元”字是元始的元,意思是“开始”。在新的君主治世的开始,同时建立其治世的名号,来显示君主的权威。人们使用元号就是表示服从制定这一元号的君主。日本之所以在这时才正式规定年号,是表示建元者的天皇是整个日本唯一的最高统治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