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日本古代天皇制是如何确立的

发布时间:2016-10-30点击:

    古代天皇制的确立
 
    由于大化革新和后来法制的完备,日本社会也就不是模拟氏族的统治,而建立了在行政上把全部居民按照地区加以组织和统治的完整的国家形态。在这个国家,天皇是创造国土的神的子孙(明御神、现人神),意思是“以凡人身分降世之神”的神的权威;同时天皇又成为整个国土和人民的所有者和最高的专制权力者。对于天皇的权限,在《律令》的条文中虽然没有任何规定,但天皇是超越法令而存在的,认为天皇就是国家的化身。
 
    而实际统治人民,是由天皇任命官僚通过法令和机构来实现的。从这一点来看,  《律令》国家是取消了前代氏姓贵族分别统治所属氏人和部民的办法,而以天皇为中心,实现统一、结成一体来统治全体人民的权力机构。
 
    中央政府分为神祗官(祭祀天皇祖神和其他各种神以及管理神社)和掌管一般政务的太政官两个机构。太政官设有太政大臣(必要Ht临时设置)、左大臣和右大臣,统辖政务,下设八省办理行政。另外还有监察官吏的弹正台等机构。
 
    行政区域除首都(京城)外,全国分为六十多个“国”,国由中央派任任期四年的守(长官)以下四级的国司(地方官),掌握管辖区内的行政、审判、军事、警察的全权。各国中,在首都周围的五个国,作为“畿内”,给予特殊待遇。
 
    国又分为郡,其首长以下官员(郡司)从以前“国造”级豪族中加以任命。郡内的居民每五十户编为里(后称乡),以其中有势力的户主为里长。里既不是自然村落,也不是以前模拟的氏族集团,而是作为行政上最低单位而设立的,里长是国家权力最基层的爪牙,担任征税、警察和编造户籍等工作。
 
    作为国家权力核心的军事机构,有中央的卫门府、左右卫士府、左右兵卫府和设在每个国的军团以及设在筑前的大宰府的防人。二十一岁至六十岁的男公民(正丁)负有兵役的义务,各国的正丁每三分之一(后四分之一)轮流服兵役,充当军团的士兵或充首都的卫士,特地从东国的士兵中编成大宰府的防人。兵卫只征用郡司的子弟,兵卫府和卫士府(从公民出身的士兵中征调)互保均衡。中央的五个卫府归政府直辖,地方的军团出国司指挥,军团首脑以下的士官,由和郡司等同级的人员中选任。
 
    这些军事力量的主要任务是镇压对天皇制的反抗者。本来是为对外防卫而设立的大宰府的防人,由于该府不仅是对外交涉的首要的机关,而且是天皇政府的九州总督府,为适应这种情况,实际上作为镇压九州地方的武力作用要比对外防御为大。防人,不由九州和中国地方的士兵充任,而特意从距离九州最远的东国士兵中选调.这大概是由于其主要任务是镇压人民.所以不得不选用不通当地人的方言,又为皇室一向信赖的东国十兵了。
 
    大化革新前的中央贵族,由干他们分有作为神的权威和绝对权力的天皇的权威和权力,于是就独占了统治人民的太政大臣等中央官员和国司的官位,而郡司官位也同样由前代的地方豪族所独占。他们按官职接受位阶,按官位、功劳获得田地、封户和禄品(丝绸布匹、铁制农具等)。因为官位由于荫袭制及其他原因,实际上可以成为世袭的组织,所以按官位授给的阳地和封户实际上也是世袭的。这样,对于中央贵族和地方豪族的个人来说,即使也有荣枯盛衰,但从整个阶级来看,他们是以另一种方式仍旧继续保持了做为统治阶级身分的地位和财产。
 
    律令制虽全面模仿唐朝的体制,但完全没有采用象唐朝制度那种依靠考试从全体国民中铨选官员的办法,而允许由上一代的统治阶级和贵族身分者垄断官员的位置,这一点和唐朝的制度有重人的分歧。这是因为人化革新并不象唐朝那样用实力打倒旧王朝,建立新王朝;而是只由旧国家的君主和统治阶级本身改革他们自己的国家形态所引起的必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