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日本的身分、家族和班出制来历

发布时间:2016-11-01点击:

    日本的身分、家族和班出制来历
 
    首都的繁荣即意味着地方人民的哀败。在人民之中,形成了“良”和“贱”两级的身分。大化革新时,法律上首次规定了良贱之别,在《律令》中也规定了这种差别。朝廷和私人的奴婢,私人的“家人”以及配属于朝廷各官衙从事手工业生产的“杂户”等,被定为贱民或者相当于贱民的身分。奴婢是明显的奴隶,家人也是奴隶性质的家内奴隶,但与奴婢不同,可以过着自己的家族生活。杂户是原来朝廷的手工业部民。这些奴隶人口据推测占奈良时代全国人口约五百万至A百万人中的十分之一左右。
 
    以前的普通氏人以及属于朝廷、皇族和贵族的部民被国家指定为“公民”的叫作良民。在《律令》制中,完全不承认具有从前氏族公社外形的集团,而把组成这种集团的每个家族公社做为“户”,直接置于国家权力统治之下。户有户主,统治全部家族成员,对于国家来说,他代表整个家族。户是由户主及其妻子等直系血统家族集团和户主的兄弟姊妹、伯叔父母等旁系血统及其妻子娘家等家族集团所组成的联合组织,历史学上称这种整体为“乡户”,乡户内各家族集团称为房户。有势力的乡户拥有奴婢和家人等奴隶。
 
    政府每六年编造一次全体人民的户籍册,凡六岁以上的男子每人按二反(现在的二反四亩),女子每人按男子的三分之二折算,按“口分田”分给各乡户使之耕种(班田制)。奴婢和家人也分给公民的三分之一的土地,这是围家为了保障公民拥有奴婢,做为奴婢最低生活费用的来源,而交给户主的,并不是由奴婢领取。领到土地的人死亡时,口分田由国家收回,但宅地和其周围的田地,许可由户永远占有。
 
    口分出既不许拒绝,也严禁放弃耕种、弃村逃亡。因此,耕种口分田与其说是公民的权利,不如说是公民的义务。公民被强大的国家权力束缚在耕地上,又受着以租,庸、调以及各种徭役劳动形式的剥削。所有口分田都要收税,每反为稻谷二束二把(以后减为一束五把,一束约为现在的稻米二升)。当时田地收获量估计平均每反约为八斗,所以租税率占收获量的3%左右。庸,原来是规定每年到京城为朝廷服劳役十天的一种徭役,但京城以外各地人民须交纳一定数量的布匹代替徭役。调,是交纳丝绸等地方特产手工业品。庸和调都是加于男了的人口税,按照正丁(二十一岁至六十岁)、次丁(六十一岁至六十五岁)和中男(十七岁至二十岁)等年龄区分,规定每人为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