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亚洲 > 日本 > >

日本百分之九十左右的人民是等外户

发布时间:2016-11-01点击:

    百分之九十左右的人民是等外户
 
    把庸调折合成米,再加上租米,三种租税合计起来,估计平均为每户口分田总收获量的20%左右。这种比率和德川时代农民年贡率达到收获量的40%到60%相比,看起来是不重的,但是,对当时的生产力来说,由于口分田的收获只能维持一家的口粮,所以这种租税虽然只占20%,也是相当重的.加以公民还要负担极为繁重的徭役劳动。
 
    徭役,首先是兵役。在长达四十年的期间每个公民每三年或四年被征发一次,须自带武器和粮食,充当军团的士兵六十天(在这一年,其他徭役一律免除);或者充当防人(守卫边境的士兵——译者),派往九州三年;或者充当卫士,在京城服役一年。被征当兵是群众最痛苦的事,他们甚至都说:“一人当兵,全家灭亡。”
 
    徭役,其次是杂徭。国司和郡司每年可以使役正丁六十日,次丁三十日,中男十五日。而且任何地方对于这种日数的限定,都不能保证。
 
    此外,还须按每五十户的比率出二名“仕丁”(民工——译者)到京城服三年的朝廷劳役。而且作为租赋交纳的稻谷要送交到郡的仓库,京城和近国须将部分稻谷碾制成米和调、庸来的物品全部运往京城。为了运送这些物品,在来往途中用的粮食和运载这种货物的牛马用费都须由公民自身负担。这是一种极为繁重的徭役,担当运送的人去路总算完成了任务,但在归途上,或因粮食断绝,或因过度劳累以及患病而出现倒毙的情景。
 
    还有一种名叫雇役。驱使人民从事京城的营造以及耕种官田等,虽然不是无偿劳役,但只发给少量粮食和工资。这也是强制劳动,人民是不得抗拒的。
 
    把租、庸、调和各种强制劳役加起来,人民的负担繁重到什么地步是可以想象的。把人民的生活程度分为上上户到下下户和等外户十级。据公元730年越前O的纪录,90%以上为等外户:据750年安房@的纪录,80%左右是等外户,下下户占15%以上。所谓等外户是立即需要救济的。所以有名的山上忆良(公元660?-733年?)在《贫穷问答歌》里所反映的情景,不能说成是由于诗人的心弦受到一时的冲动而偶发出来的。
 
    这样的贫穷,致使人民在春季经常是连稻种都吃得精光。于是,政府把稻谷贷给人民,在秋收后加上利息偿还。这叫做“公出举”(官方出借译者)。利率高达50%。民间的“私出举”(私人出借译者),实际收利100%。公出举好象为了维持公民的生活和维持再生产而采取的办法,但实际是国家做为一个大高利贷者来榨取人民的,也是国司(地方长官——译者)填满腰包的手段,不久,这种公出举就成为对于不愿借贷者也强行借给、取得利息,成为朝廷财源的一种税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