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中国 > 唐朝 > >

唐高祖李渊简介 李渊晋阳起兵历史简介

发布时间:2016-10-26点击:

    唐高祖(666-635)是唐朝的开国君主,姓李,名渊。祖籍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人,其后屡经迁徙,至渊高祖李熙、曾祖李天赐均居赵州昭庆县(今河北隆尧)。祖父李虎西魏时赐姓大野氏,拜柱国大将军,与宇文泰、独孤信等为著名的“八柱国家”,北周时追封为唐国公。父李昞,北周安州总管、柱国大将军,袭唐国公爵。
 
    李渊七岁袭封唐国公,母独孤氏与隋文帝的皇后独孤氏都是独孤信的女儿。妻子窦氏是隋定州总管神武公窦毅之女,其母为北周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因此李渊与隋朝上层统治集团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隋初李渊为千牛备身,得到独孤皇后的关爱,累转谯(今安徽毫县)、岐(今陕西凤翔)、陇(今陕西陇县)三州刺史。大业初,为荥阳(今河南荥阳)、楼烦(今山西静乐)二郡太守,征为殿内少监。九年,迁卫尉少卿,掌管宫廷禁卫事,开始由文官转任武职。隋炀帝第二次征辽时,派李渊往怀远镇(今辽宁辽中附近)负责督运。杨玄感起兵反隋,又命李渊往镇弘化郡(今甘肃庆阳)兼知关右诸军事。大业十一年夏,炀帝巡视太原,看到山西一带农民纷纷起义,便命李渊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承制黜陟选补郡县文武官,仍发河东兵讨捕群盗”。李渊留家河东,率军至龙门(今山西河津西北),打败了毋端儿部的起义军。又代樊子盖进攻绛郡起义军敬盘陀、柴保昌部。樊子盖在军,焚毁村坞,坑杀降人,“百姓怨愤,益相聚为盗”~。李渊-反樊子盖所为,软硬兼施,对降人往往“引置左右”,于是降者“前后数万人,余党散入他郡”。大业十二年,迁右骁卫将军,这年十二月任太原留守。
 
    这时农民起义的烽火已经燃遍全国,尤其是大河南北和江淮地区的农民军,正以摧枯拉朽之势,猛烈地冲击着隋朝的统治基础。与此同时,隋朝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也日益加尉。杨玄感兵变之后,隋炀帝越来越猜忌文武大臣。先后杀害了宿将鱼俱罗和董纯,逼死了名将吐万绪。又以郕国公李浑名应“李氏当为天子一的谶语,杀了他一家三十二人,因此使得人人自危。李渊为山西、河东抚慰使时,副使夏侯端就对他说:“天下方乱,能安之者,其在明公。”并且指出炀帝“切忌诸李,强者先诛,金才(即李浑)既死,明公岂非其次?若早为计,则应天福,不然者,则诛矣”。李渊“深然其言”。及任太原留守,他便对次子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然历山飞不破,突厥不和,无以经邦济时也。”这表明了李渊起兵的意图和策略。所以他到任以后,首先带兵在雀鼠谷击溃了活动于太原以南的历山飞别将甄翟儿部,稳定了山西的局势。但在对突厥入侵的防御战中,前时虽曾获胜,这次派副留守高君雅和马邑太守王仁恭作战,却遭到失败。炀帝下令系渊而斩王仁恭。李渊对世民说:“隋历将尽,吾家继膺符命,不早起兵者,顾尔兄弟未集耳。今遭美里之厄,尔昆弟须会盟津之师,不得同受孥戮,家破身亡,为英雄所笑。”
 
    过了不久,炀帝又遣使者驰驿赦渊及仁恭,使复旧职。李渊高兴地对世民说:“天其以此使促吾,吾当见机而作。”于是“雄断英谟,从此遂定”。经过这次事故,李渊便加速了举兵反隋的活动。
 
    李渊为人“素怀济世之略,有经纶天下之心。接待人伦,不限贵贱,一面相遇,十数年不忘。山川冲要,一览便忆”。他是一个胸有成竹,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早就授意长子建成在河东“潜结英俊”,次予世民在晋阳“密招豪友”。建成兄弟“俱禀圣略,倾财赈施,卑身下士”,“故得士庶之心”。当时晋阳令刘文静看到李渊“有四方之志,深自结托”。及刘文静坐与李密联姻系狱,李世民前往探视,共商大计。刘文静根据当时天下大乱的形势,主张“驱驾取之”。并且指出,招集大军,“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不盈半岁,帝业可成”。大业十三年二月,鹰扬府校尉刘武周起兵马邑,进据汾阳富,自称天子,国号定杨。李渊乘机以讨伐刘武周为名,募集兵员,“旬日间众且一万”。又暗中派人往蒲州召儿子建成、元吉至晋阳,准备起事。副留守高君雅、王威对李渊颇怀疑惧,将为不利。五月甲子,李渊借口高、王二人“潜引突厥入寇”,把他们杀了,正式起兵。
 
    李渊派刘文静出使突厥,自为手启,卑辞厚礼,对始毕可汗说:“欲举义兵,远迎主上,复与突厥和亲,如开皇之时。若能与我俱南,愿勿侵暴百姓;若但和亲,坐受宝货,亦惟可汗所择。”
 
    突厥可汗复书说,如李渊自为天子,愿以兵马相助。六月己卯,建成、元吉自河东到达晋阳,裴寂等乃因建成兄弟,请“废皇帝而立代王,兴义兵以檄郡县,改旗帜以示突厥”。李渊完全照办了。西河郡不肯从命,李渊使建成、世民将兵攻破郡城,斩郡丞高德儒。自此李渊自称大将军,署置府僚,以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唐俭、温大雅为记室,长孙顺德、刘弘基、窦琮等为左右统军。自余文武官员,随才授任。以建成为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领左三统军等;世民为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领右三统军等,各置官属。又“开仓库以赈穷乏,远近响应”。遂定入关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