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欧洲 > 英国 > >

维多利亚时代的成就 日不落帝国的黄金年代

发布时间:2016-10-21点击:

 

 

    维多利亚时代中期,英国达到强盛的顶峰,当时,它的工业生产能力比全世界的总和还要大,它的对外贸易额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

 

    英国的富庶已经使新老世界为之瞩目,1851年一个法国人参加了在水晶官举办的博览会后说:“像英国这样一个贵族国家却成功地养活了它的人民;而法国,一个民主的国家,却只会为贵族进行生产。”1851-1881年,英国经济持续增长,国民生产总值从5.23亿英镑上升到10.51亿英镑.1901年再上升到16.43亿英镑。如果按不变价格计算,人均产值从24英镑上升到36英镑,再上升到53英镑,上升一倍多,而人口的总数却大大增加了。19世纪下半叶的50年中,国民生产总值按2.5-3.3%的年率增长,人均增长率在1.3-1.9%之间。经济的增长是持续的;尽管有周期性经济危机穿插其间,从长远来看,其总趋势却是增长。

 

    然而从70年代开始,英国工业独霸全球的地位却开始丧失了,其他国家迎头赶上,而以美国和德国最为突出。以国民生产总值为例,在1880-1890年的10年中,英国年增长率是2.2%,德国是2.9%,美国是4.1%。1890-1900年这10年英国是3.4%,德国也是3.4%,美国是3.8%。但1900-1913年,英国平均年增长率只有1.5%,德国却增长3.O%,美国增长了3.9%。1880年,全世界制造品出口总额中有40%以上是英国的,1899年却只剩下32%多一点。同一时期中,德国的份额从19.3%上升到22.2%,美国的份额从2.8%上升到11.2%。1913年,这三个国家在制成品出口总额中的比例变成了29.9%、26.4%和12.6%.英国的下滑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当然,这是一个相对下滑;从绝对数字上看,英国的经济仍在增长,英国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维多利亚时代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它的富庶,直至它结束时都是这样。

 

 

    英国经济相对下滑的原因在哪里?有一种解释认为“企业家精神丧失”了,这是其中主要的原因。“企业家精神”只在第一代创业者那里维持着,从父亲到儿子、再到孙子,这种精神就丧失了。如此解释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在英国社会,对贵族及其生活方式的崇拜是根深蒂固的,第一代企业家创业之后,往往把家庭向贵族方向引,三代人一过,企业家精神就荡然无存了。但其他因素也在起作用,比如英国工业缺乏创新,长期停留在传统的生产部门如煤、铁、棉等行业中,对新兴起的化学、汽车、电力等部门不敏感,结果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落到了美、德的后面。英国不重视教育,不重视科学研究在生产过程中的运用,不重视管理手段与企业结构的改革,工会的力量太强大,投资者资金大量引向海外,这些都是英国相对衰落的原因。归根结底,英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一种保守倾向阻碍了英国工业的不断更新,从而使英国在面对世界性竞争时处于被动局面。

 

    在维多利亚时代,财富的分配始终不均,贫富对比十分明显。一方面,有贵族宫殿式的庄园公馆;另一方面,则是农人破败的茅屋草舍。一方面,是工厂主舒适的生活享受;另一方面,则是失业工人绝望的生存挣扎。人们的生活水平相差太大,一个国家存在着几个不同的世界。巨大的社会反差到70年代以后开始有所缓解,两党都采取措施,努力改变工人的生活状况。在维多利亚时代后期,工人阶级生活状况有明显的改进,假如以1850年的工资指数为100,那么在1800年这个数字只是95,1900年的指数则达到了179,而物价甚至还有所下跌,因此生活水平显然是好转了。但工人的生活仍然是艰苦的,工作没有保障,劳动强度很大。

 

 

    贵族是社会的上层,土地仍是最重要的财富。财产、地位、社会声望等仍然出自土地,最大的地产仍是国家最富有的私人财产。据1873年一项统计,全国4/5的土地归7000个大地主所有,他们只占全国人口的0.03%还不到。迟至世纪之末,地租收入仍占国民总收入的大约12%;相比之下,工资总收入还不到50%,而这是人口大多数赖以为生的手段。

 

    在贵族和工人之间,有一道巨大的沟壑。贵族在政治上也占上风,尽管中等阶级已参与掌权,工人阶级也逐步获得了选举权,但贵族和地主出身的议员在议会里一直占多数,到世纪之末才开始有所改变。每一届政府中贵族出身的大臣总是多数,真正从中等阶级家庭出来的政治人物尽管逐渐增多,却仍抗衡不了贵族的优势。

 

    文化方面贵族的影响也十分大,英国社会有一种向上看的风气,下层模仿中层,中层追随上层,贵族的价值起表率作用,而维多利亚女王又是这种表率的典范。但中等阶级的价值观也在不断的胜利之中,“政治经济学”和功利主义变成了国家的正统学说,自由主义则更被社会所普遍接受。维多利亚时代是自由主义时代,维多利亚时代的鼎盛期也就是自由主义的鼎盛期。

 

 

    中等阶级在19世纪一直呈上升趋势,他们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居住在地段好的街区或郊外,周围都是中等阶级居民。他们家中有较好的摆设,有艺术品点缀其间。他们家里一定要有女仆,女仆是中等阶级的标志。他们的妻子不能外出工作,否则就要被人看不起,儿子要接受教育,一般要在语法学校读书,毕业后出去独立谋生,去经商、当律师或做其他工作。19世纪,中等阶级的队伍始终在扩大,财富也在增加,但它始终取代不了贵族的优势,它处在社会的中层,努力积蓄自己的力量。

 

    中等阶级妇女深受时代的禁锢,她们是女性受歧视、受压抑的典型受害者。上层社会妇女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也有许多出头露面的机会;下层劳动者妇女必须外出工作,否则养不活家口,因此她们也有比较独立的人格。惟有中等阶级妇女是一种多余的人,她们是丈夫的摆设,完全没有社会功能,也没有独立性。妇女解放运动最早就是从她们开始的,她们希望挣脱家庭的束缚,去寻找自己的社会地位。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是妇女解放的先驱,她曾率领一支救护队赴克里米亚战场工作,其出色的表现和高超的救护技术赢得了所有人的称颂,也为中等阶级妇女走出家门做出了表率。到世纪之末,妇女外出工作已很普遍,出现了很多女教师、女医生,甚至还有妇女担任济贫委员会的委员,参加地方事务的管理。但妇女问题的真正解决要等到下个世纪,19世纪是妇女地位最低下的一个世纪。

 

 

    维多利亚时代对性采取压抑的态度,在公开场合不可谈论它,性快乐被看成是邪恶的表现,女性尤其不能有性的要求。但在事实上,性道德经常被破坏,尤其在男子方面更如此。上层人物常有情妇,工厂主则可以占有工厂女工。下层的性关系从来就比较随便,在工业革命中更是有所败坏,娼妓的数量也一直很大。维多利亚盛期对性的态度是最严格的,到19世纪末则逐渐松弛,有关性生活的书可以在市场公开买到,避孕器也可以公开出售了,这使性关系变得比较开放。

 

    维多利亚时代对家庭看得很重,家庭是这个时期道德的基础,多生子女则是一个完善家庭的象征。世纪中期一个英国家庭的平均人口是4.7人,到世纪之末,这个数字达到6.2。1/6的家庭有10个以上的子女,维多利亚自己就有9个孩子。中等阶级家庭是以多生育为荣耀的,在1851-1901年间,英国总人口从1690万上升到3080万,增长80%以上。

 

    宗教在维护道德的严肃性方面发挥很大的作用,19世纪是一个虔信的世纪,人们对宗教有真正的信仰。科学家也信仰宗教,进化论的支持者也是宗教的信仰者。福音主义是19世纪宗教的主流,但牛津学派则在后半世纪兴起。牛津学派主张恢复宗教的正统性,提倡比较正规的仪式和更加严格的教义。这些主张在很大程度上是“开倒车”,使国教向更加接近天主教的方向发展。介于福音主义和牛津学派之间的是“广教派”,这是一种主张教派宽容的思想,希望各种教义能够兼容。广教派体现着自由主义的时代特色,它预示着进入20世纪的发展方向。

 

 

    19世纪是一个科学成果倍出的世纪,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其中最杰出的成就。与此同时,英国科学家几乎在每一个领域都做出卓越贡献,有些贡献甚至是奠基性的,比如约翰·道尔顿在原子理论方面,迈克尔·法拉第在电磁学方面,J.P.焦耳在热力学方面,詹姆斯·赫顿在地质学方面等等。崇拜科学是当时社会的风尚,普通百姓也相信科学的伟大,力图用科学的方法思考问题。

 

    19世纪也是个文学和艺术作品倍出的时代,查尔斯·狄更斯是作家中的佼佼者。其他知名作家包括萨克雷、勃朗特姐妹、托玛斯·哈代等,他们的作品至今仍脍炙人口。科南道尔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现在已是个世界性人物了,盖斯凯尔夫人撰写的《玛丽·巴顿》则是第一部把工人作为主角的优秀作品。诗歌方面最重要的作者是田尼森,他和拜伦勋爵一样,位居英国最伟大的诗人之列。在美术方面最应该提到的是透纳和康斯特布尔的风景画,以及世纪中期出现的“拉斐尔前派”,该派真实细腻的手法体现着一种中世纪的神秘感。世纪下半叶出现了工艺美术运动,它将艺术的旨趣掺揉到大众生活用品中去,设计出许多简单明快又富于实用感的器具来。历史学方面也出现了不少优秀作品,但马考莱的《英国史》也许影响最大,它开拓了历史学中所谓的“辉格党学派”之先河。

 

 

    总之,维多利亚时代在经济上高度繁荣,在文化上光辉灿烂,它的确是英国历史上值得称颂的一个时代,况且,它以开放的改革精神把英国推向现代社会,达到了高度发展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