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 主页 > 野史秘闻 > >

拿破仑战败:俄国是如何报复性疯狂掠夺的

发布时间:2016-10-13点击:

    拿破仑溃败,欧洲封建反动势力取得胜利。1814年5月3日,从国外回来的新国王路易十八在同盟军的支持下登上王位,波旁王朝复辟。5月30日,以俄、英、普、奥为一方,法国为另一方,签订了巴黎和约。根据和约,战败国法国保留1792年的疆界;放弃被它占领了20多年的比利时和来因河左岸;联军不解除法国的武装,不占领法国,也不索取赔款;法国放弃的土地归属问题,留待同盟国解决。这个和约对战败的法国足够宽容了。
 
 
    为了解决战后欧洲各国的政治和领土问题,同盟国决定召开国际会议,会址定在地处欧洲中央的维也纳,这就是著名的“维也纳会议”。1814年10月1日,维也纳会议正式开场。欧洲各国君主、外交大臣和官方代表216人群集到维也纳。会议的宗旨主要是消灭法国革命的一切后果,恢复旧的封建专制制度,防止拿破仑事件重演,重新划分欧洲的政治地图。俄、英、普、奥以及中途加入的法国五大“强国”操纵了整个会议,它们主宰着小国的命运,任意拿别国的利益作交易。小国的代表几乎无权过问会务,只能参加无休无止的宴会和舞会,所以维也纳会议被称为“跳舞大会”。会议没有举行正式的开幕式,没有召开过全体会议,各类问题由临时组成的各委员会处理,各国之间也签订了边界条约,会议发表的宣言和产生的决议载入了《最后文件》,整个欧洲用条约形式第一次建成了一个共同体系,但并不是一个稳固的体系,只能说通过会议暂时维持了欧洲的政治均势。因为五大“强国”之中,沙皇俄国、奥地利和英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们实际上左右了欧洲的政治方向。三大国中俄国又最为突出,这不仅因为俄国有效地利用了它击败拿破仑的“功劳”,而且同屡遭破坏的欧洲大陆其他国家相比,它仍然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所以它获得了满意的结果,这样便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敌意,当代表们离开奥地利首都时,忧心忡忡,彼此心怀恶感。
 
    维也纳会议开始时,各国君主和外交大臣一致承认,为了抵抗革命的法国,必须恢复旧的、“合法的”封建王朝,恢复革命前各国的疆界,这就是所谓“正统主义”原则。“正统主义”一词来源于拉丁语“Legitimus”,即“合法的”意思。理论上承认这个原则和在实践中实现这个原则是两回事。这样,各列强便在“遵守正统主义”的原则之下,为瓜分赃物,展开了尔虞我诈的斗争。
 
 
    会上争执的焦点是波兰——克森问题。奥地利宰相梅特涅要求得到华沙公国的部分领土,即波兰南部土地。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宣布,决不把俄国在战时占领的华沙公国让给任何人,他打算在那里建立俄罗斯帝国的“波兰王国”。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则提出,华沙公国主要是由三次瓜分波兰时为普鲁士所占有的地区组成的,因此他要求把萨克森王国作为补偿。英国外交大臣卡斯尔累勋爵为了抑制俄国,提出由俄、普、奥三国瓜分华沙公国。
 
    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的提议符合亚历山大的心意。两国君主在酒宴上私下达成了协议。普王同意把华沙公国并入俄国,沙皇同意把与波兰相邻的萨克森领土划归普鲁士作为补偿,理由是萨克森在1813-1814年为拿破仑卖力,长时间内充当拿破仑的走卒,理应受到惩罚。
 
    梅特涅和卡斯尔累得知俄普勾结的消息后,立刻采取对策。
 
    他们通知普鲁士国王,说奥地利和英国同意把萨克森让给普鲁士,但普王必须立即背叛亚历山大,收回他同意把华沙公国并入俄国的意见,站到英、奥一边来,共同对付俄国。为了在会上造成与俄国抗衡的势力,梅特涅和卡斯尔累主张邀请塔列兰参加“四国”代表会议。塔列兰后来背叛了拿破仑。波旁王朝复辟后,他又当上路易十八的外交大臣。他曾多次投靠沙皇并得到金钱支持,是个聪明非凡、圆滑无比的人物。他来到维也纳,立刻就察觉到波兰——萨克森问题是会议的症结,便抓住这个矛盾,挑起四大国之间的决斗,打碎它们的同盟。所以,塔列兰胸有成竹,他在会上的表现,不象是一个战败国的代表。
 
亚历山大一世
 
    塔列兰在维也纳会议上的第一次发言就表现出是正统主义的捍卫者。他振振有辞地说,彻底实现这个原则就是完全恢复1792年欧洲政治地图的疆界,因此,不允许把华沙公国并入俄国,也不能把萨克森交给普鲁士王国。塔列兰并非简单地支持奥地利和英国,而是要使战胜国彻底破裂。为此,他提议建立对付俄普的防御同盟,以防止亚历山大一世和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在波兰和萨克森的问题上采取单方面行动。1815年1月3日,奥、法、英三国果然签订了秘密同盟条约:如果缔约国之一遭受威胁时,彼此应给予援助,直到调动军队。条约的副本一份交梅特涅,一份交路易十八,一份交英国摄政亲王乔治,三方保证严守秘密。
 
    塔列兰的计谋获得成功。会上的正式谈判陷入僵局。郊游、舞会、演出会、上山打猎等活动都没有使同盟国之间的对立关系缓和,裂痕越来越深,矛盾越来越激烈,随时可能导致武装冲突。
 
    这时,发生了意外的事件。奥地利皇帝弗兰茨一世的寝宫灯火通明,正在举行舞会,突然一个信使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报告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拿破仑离开了厄尔巴岛,于1815年3月1日在法国南部登陆。这个消息吓坏了会议的参加者。
 
    三个星期以后,即1815年3月20日,拿破仑不费一枪一弹,进入了巴黎,帝国又告恢复。路易十八狼狈奔逃。拿破仑在他的办公桌里发现了1815年1月3日三国在维也纳签署的秘密条约副本。拿破仑获得这个密件,认为是使同盟彻底破裂的一发重型“炮弹”,立刻派遣专使赶到维也纳,将秘件文本交给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亚历山大一世读到这个文件,怒发冲冠,立即与梅特涅会晤,一声不吭地将原件递给了这位惯于玩弄花招的宰相。梅特涅惊慌失措,感到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失策。由于对拿破仑的恐惧,亚历山大一世没有同梅特涅闹翻,他当场讲明:别的暂且搁下,现在他们的共同敌人拿破仑重新在欧洲政治舞台上出现,必须联合起来反击。
 
    拿破仑帝国的恢复迫使维也纳会议的参加者必须采取共同的军事行动,会上的矛盾也得到某种缓和。1815年6月9日,即滑铁卢战役前数天,维也纳会议举行最后一次会议,签署了《最后文件》。根据文件,俄国获得了华沙公国大部分领土,建立以沙皇为国王的波兰王国,由亚历山大赐予宪法,实行自治;普鲁士获得了萨克森五分之二的领土;东加里西亚,即西乌克兰土地给奥地利作补偿。这样,波兰——萨克森问题用妥协的办法获得解决。维也纳会议决定:德意志依然分裂为38个独立的邦;意大利政治上仍然处于分裂状态;比利时被送给荷兰国王管辖;挪威并入瑞典;英国占领马耳他岛,等等。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就擒,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同盟军再次占领巴黎,路易十八重新复位,拿破仑“百日政变”失败,波旁王朝第二次复辟。
 
 
    维也纳会议的闭幕和拿破仑的第二次退位,没能消除当时的主要国际矛盾。操纵会议的各大国用暴力恢复了旧的“合法”王朝,用决议蛮横地蹂躏了各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俄国通过同法国的长期战争,不但夺得了芬兰和比萨拉比亚,而且又夺得了华沙公国,它的领土大大扩展,势力大为增强。维也纳会议以后,在欧洲大陆上,俄国再也没有一个和它势均力敌的对手了。法国已俯首听命,奥地利和普鲁士也听从俄国的安排,亚历山大一世成了欧洲的主宰。
 
    为了镇压新的革命,扼杀民族解放运动,维护正统主义原则和维也纳会议建立的国际均势,亚历山大一世提议成立一个国际性的警察组织。这个组织就是神圣同盟。
 
    1815年9月26日,亚历山大一世、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和弗兰茨一世在巴黎签署了关于建立神圣同盟的文件。文件宣布,“为了神圣的不可分割的三位一体”,签字国君主决定结成同盟。
 
    文件打着神圣宗教的旗号,用华丽的词藻,鼓吹三年来欧洲发生的事件是上帝的旨意安排的,同盟的原则是保卫宗教、和平和正义,各国臣民都是同一基督教的一员,彼此是同胞,都有互助互济的义务,等等。然而,实质在于,同盟各君主彼此之间“在任何情况下以及在任何地方……提供资金、援兵和其他援助。”换言之,神圣同盟就是俄、普、奥三国君主旨在镇压新的人民革命而订立的特种互助条约。不久,欧洲大陆所有君主,除土耳其素丹外,都加入神圣同盟。
 
    在神圣同盟肘期,亚历山大一世在维护欧洲封建秩序和镇压欧洲革命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俄国成为欧洲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